<menuitem id="hx3jj"></menuitem>
<var id="hx3jj"></var>
<var id="hx3jj"></var>
<var id="hx3jj"></var><cite id="hx3jj"></cite>
<var id="hx3jj"><video id="hx3jj"></video></var>
<cite id="hx3jj"><video id="hx3jj"><menuitem id="hx3jj"></menuitem></video></cite><var id="hx3jj"></var><cite id="hx3jj"></cite><var id="hx3jj"><video id="hx3jj"><thead id="hx3jj"></thead></video></var><var id="hx3jj"><strike id="hx3jj"></strike></var>
<var id="hx3jj"><strike id="hx3jj"></strike></var>
<var id="hx3jj"><strike id="hx3jj"></strike></var>
壽光百事通

香港的一些大學校園,還是校園嗎?

2019-11-12 19:23:41

今日的香港中文大學,一些路口集結著黑衣人,堵住校園主要通路。他們布起雨傘陣搞事。香港理工大學附近,也被黑衣人堵路。這樣的情況已經是連續第二日發生了。昨天是“雙十一”,內地在過節,香港則從11日大清早開始,就有暴徒上街,在多個區域搗亂,暴力在加劇,市民上班受到極大影響。校園內也不寧靜,香港理工大學校園內,竟然有人扔汽油彈、燃燒彈,香港中文大學校園內則有人拆下公共設施,設置路障。

11月10日晚的央視評論稱:“今天的香港校園,是否還容得下內地學子的一張書桌?”日前,記者走訪了香港大學、樹仁大學等幾所香港高校,發現這些大學校園的一些地方,簡直不像校園。面臨的問題不僅是否容得下內地學子書桌的問題,包括內地教授,包括任何與亂港分子持不同意見者,都很艱難。綜合來看,亂港分子在大學校園有如此幾方面的惡行——

第一,亂港分子不容校園內的愛國元素。

11月8日下午,香港科技大學來自內地的教授須江的辦公室被砸。原因只是須授在當天上午的畢業典禮上,展示了一面五星紅旗。11月8日,成了港科大不少內地學生的逃亡日,“黑衣人來襲,我科大已淪陷,警報聲響得和空襲一樣?!庇袑W生如此表示。學校應急廣播系統啟動,安排穿梭班車把學生、員工等接到外面去。不少學生乘坐大巴逃亡深圳。

須江教授的辦公室被砸

10月份的時候,香港理工大學專上學院講師陳偉強,也曾因在課堂上講了一句“我以作為中國人自豪”,遭黑衣暴徒沖進校園圍堵恐嚇5個小時,無法脫身。

記者在港大校園內看到的情況則是——校園里一些地面滿是亂港甚至“港獨”標語。有內地學生告訴記者:“我們最近也請來內地、香港社會知名人士,來進行有關粵港澳大灣區就業、創業指導的講座。但這樣的講座已轉入地下——內地同學通過微信群報名。根本不敢在校園內張貼海報推廣這個名正言順的講座。亂港分子根本不容校園內的愛國元素,以及任何與祖國內地有關的推介?!?/p>

第二,亂港分子在校園使盡無賴手段。

須江教授辦公室被砸,不是他第一次受到亂港分子傷害。11月4日,當大批示威者包圍港科大校長史維達6小時之久時,須江教授趕去支持校長,希望校長莫向示威者低頭。有不少“黃”媒記者、學生、蒙面人立即包圍住須江。突然有女生接二連三地叫嚷“非禮”。面對如此無賴舉動,須江不得不用英文對她們說:“showmetheproof”(拿出證據來)?!?/p>

穿白色襯衫的內地學生遭到當地黑衣學生的暴打

11月6日,同樣是在港科大,內地學生鄭同學遭遇黑衣人“私刑”。過程是這樣的——當日19時,鄭同學和其他一些內地同學一起身穿白衣參加科大校長的公開論壇時,因故提前退場的鄭同學遭到黑衣學生叫罵,特別是一女生用侮辱性詞匯罵他。鄭同學近前多看一眼,后排許多黑衣學生就起哄。隨后鄭同學轉身離開時,在過道,一名靠近他的黑衣口罩男子突然倒地,并大喊稱鄭同學把他打倒。但鄭同學全程雙手都插在口袋里,從未有推搡舉動,黑衣男子顯然是無賴碰瓷。接下來,大批黑衣人立即將鄭同學包圍,在雨傘的遮擋下對他拳打腳踢,把他打到額頭流血。其間,暴徒還搶走了他的錢包、身份證和港澳通行證。

第三,一些校園竟然成了暴徒訓練營!

記者在港大校園內看到,有人以COSPLAY的方式,將自己打扮成蟑螂模樣。因為全身穿著黑衣,加上戴著制作好的假扮蟑螂翅膀、須等物件,也就無法認出這個扮演蟑螂的人是男是女。其身邊有兩位女生。仔細看,他們并不是簡單地在扮演動漫人物,而是在招募同伙。

此前,亦有港媒曾經報道過,港中大校園內有蒙面青年在進行“暴動訓練”,他們在蒙面教練的指導下,學習如何在最短時間內跨過模擬障礙物并逃跑,訓練時間達兩個小時。訓練在中大邵逸夫人樓天臺進行,目擊起碼有20人參與。

在香港中文大學,亦出現了“暴徒訓練班”,一批蒙面青年在蒙面教練指導下進行“暴動訓練”。

蒙面教練在培訓學員《大公報》截圖

第四,最不講道理的校園。

大學是學術自由之地,在課堂上、在圖書館,在校園的任何地方,大家有理講理,手段應該是口頭辯論、文章比試??扇缃癖┩秸严愀鄣拿拼髮W變成世界上最不講道理、最崇尚暴力的大學校園。

克里斯朗斯代爾認為香港暴徒就是納粹

看到香港亂象,新西蘭心理學家、語言學家及教育學家克里斯·朗斯代爾(ChirisLonsdale)指出:“我在此有意提及納粹,是因為從香港的事里看到,一個數十年來一直是世界上最自由的城市,正淪為法西斯煉獄?!倍愀鄣囊恍┬@,顯然已經不像校園的模樣。

新民眼工作室

作者|新民晚報香港報道組

編輯|屠瑜


兒科護理論文 http://www.zjdata.net/list/lw/syan/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5-2020 壽光百事通版權所有
福利彩票p62走势图